CJX他爹

本人学生党,更新时间少,老福特上名字里只要有“东方思千骨”“海女唱高歌”的都是我的小号

写个置顶

我记得某次,半次元删了我几篇文,短暂地看不到了,所以,

为了防止lofter也搞这种事,

其实也防止不了

如果有文章丢失,加我微信或者QQ,说一下是哪一篇文,我私发

如果啊

微信:sl15937976665

QQ:264536329



为什么要骂我?

我现在的心情不怎么美丽

所以更不更新就不一定了

什么屁都没有的更新通知 

第二章

       纯属写着玩的,不喜勿喷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
  人物严重ooc。


  发现自己不适合写前缀……


  沈垣——沈清秋


  冰妹——洛冰河


  冰哥——冰哥


  沈九——沈九(真不知道名字本来就一样的还写他干嘛)


  其他不重要人物——狂傲加“”,渣反不加。


  私设挺多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沈清秋注意到了一直盯着他发愣的岳清源,也没多想,回了他一个微笑。


  天知道岳清源有些意识到他不是原装货了啊!


  有什么可紧张的?


  天:我并不知道。


  “话说阁下准备何时开始阅读?我们也能早点回苍穹山。”由于系统的声音类似于现代普遍的机器人的声音,听不出男女,岳清源只能用了“阁下”这个词语。


  “你们想什么时候开始,便什么时候开始喽。”


  “那便现在吧。”


  【《狂傲仙魔途》是一本yy种马小说。


  说具体点,《狂傲仙魔途》是一本奇长无比、金手指逆天、后宫直逼三位数、书中角色凡是性别为女都会倾心主角的打怪流修真爽文。


  本年度最火爆的种马小说,没有之一!


  这本书的男主洛冰河,不走龙傲天流,不走废柴流,却仍旧风靡终点文学网万千读者,影响了无数后来的跟风模仿。


  他走的是暗黑系。


  而在黑化之前,他走的是苦情系。


  下面,就让资深读者沈垣,省略无数杀必死内容,把数千万字的鸿篇巨作为大家简洁地概括一下。】


  “《狂傲仙魔途》?”


  “男主?”


  “洛冰河那厮竟然是男主?”


  “就他?也配?!”


  沈清秋现在感觉很尴尬。


  为什么要把他对这书的评价给放出来啊!


  这样的话,他和飞机兄的同乡的友谊还能不能延续下去了?!


  不过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,好像还真能延续。


  自己背后可是站着男主呢!再加上,除了他就自己一个穿越者!他不和自己好还能和谁好?


  当然不是说那种好。


  沈清秋表示一点也不慌。


  一旁的沈九仔细回忆了一下冰哥过往的经历。


  和上面说的不能说相似,只能说是一模一样。


  虽说自己不太清楚苦情系是什么,但还是能从字面上理解出大概说的是小畜生在之前过得很惨。


  沈九对于虐待冰哥这件事,说没有后悔那是不可能的,谁也不会信,不过只有一点,可以忽略不计。


  毕竟已经经历过的事了,又不能改变,按自己的性格肯定不愿意说出来,独自一人后悔也只是自讨没趣。


  说不定还会把自己的身体气出什么毛病。


  而洛冰河一看到“后宫直逼三位数”就开始向沈清秋解释。


  “师尊,我没有,都是那个叫做沈垣的在那里瞎说!这都是那小畜生做的!”


  冰哥听到这话瞪了洛冰河一眼。


  哼!哭包也配说我?


  “好了,我知道不是你。”沈清秋看着这样的洛冰河,略微有点头疼,不过这次好歹没哭。


  一直缩在漠北君身后的尚清华偷偷翻了个白眼:


  口嫌体正直!你还是资深读者呢!整天在评论区里喷的!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专门干键盘侠这一行的!


  【洛冰河生下来就为父母所弃,以白布包裹,置于木盆之中,顺水而下。


  数九寒天,被江中渔人捞起才没活活冻死幼年夭亡。因为他漂流在洛川上,又是满河薄冰的时节,就被取了这个名字。


  ……


  从小极不健康的成长环境,为洛冰河养成今后的锱铢必较、睚眦必报、心里杀千刀、嘴上笑说好的扭曲性格埋下了祸根。


  ……


  殊不知,这才是故事的开始!】


  “这都到无间深渊了?还只是开始!!”


  “其实小畜生在童年的时候也挺惨的。”


  木清芳摸着下巴道:“这名字起的到有趣。”


  尚清华骄傲的扬起下巴。


  那是,你也不看看谁起的名?


  说实话,飞机兄起名有时候还是挺好听的。


  “如果他没有被渔民打捞上岸就又是一个故事了。”


  沈清秋右手拿着扇子遮着半边脸,左手牵着洛冰河,在心里翻了个白眼。


  说了多少遍了?那是“事故”。


  还有你别忘了主角光环。


  再扫一眼屏幕,沈清秋看到了自己吐槽沈九那一段。


  偷偷扭过头看了眼沈九的表现。


  好像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,就是身边的气压低了一点。


  在沈清秋推洛冰河下无间深渊时,沈清秋曾吐槽过:为什么原著里要有这一段剧情啊?


  把主角推下悬崖?开玩笑,这不就是小说中反派想让主角死,直接想办法保送主角去清华北大读研,让主角在清华北大备受打击,跳楼自杀吗?


  结果陷害不成,在主角读研回来后自己被主角报复吗?


  哦对,可能如果真的是这个剧情的话,主角还要感谢反派呢。


  就比如自家冰妹,他当时就很“感激”自己。


  不过马上就要变成“感谢”系统君和飞机兄了。


  系统:幸好他们不知道我可以有实体。


  尚清华:大王救我!


  【洛冰河非但没有死,反而在无间深渊里找到了属于他的绝世奇剑“心魔”。也从而获悉自己的身世。


  ……


  从这里开始,洛冰河一步一步朝黑化之路义无返顾地前进。】


  “不愧是小畜生。”沈九的话让人听不出他是在夸冰哥还是在骂冰哥。


  而洛冰河再次向沈清秋强调上面讲的不是他而是冰哥。


  “要是让我知道那个沈垣是谁我必然把他大卸八块!”


  这样真的会让师尊误会他的!


  沈清秋:我不会,谢谢🙂。


  【昔日仇敌,无一不惨死他手,受尽折磨。洛冰河用他越来越擅长的伪装与心术之道,两面三刀,阳奉阴违,一步一步,骗取信任,夺取权力,扶摇直上。掀起腥风血雨的滔天海浪。


  ……


  最终,一代仙魔传奇洛冰河,一统三界万里河山;坐拥后宫无数,子子孙孙无穷尽也!】


  “果然,不管是哪个洛冰河都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柳清歌瞪着冰哥,没好气地道。


  冰哥瞪了回去。

  “其实……小畜生小时候还是挺惨的。”


  洛冰河听到这句话到没感觉什么,但冰哥却瞬间炸毛了。


  “我需要你的同情吗?!真正的强者是不需要弱者来同情的!这是我自己的经历,用不着你们关心!”


  突然后背好像被一个人拍了一下,冰哥扭过头,却看到沈九挑了挑眉,一脸“不关我事”地收回了手。



@知青予雪 

第七章

  这一篇ooc很严重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自从众人到了这个空间内,除了做选择题的时候,其他时间就没干什么正事。


  “先祖,打麻将不?三缺一!”这是穆恩。


  唐三:不了,远离赌博,从我做起。


  “海神大人,吃烤鱼吗?”这是霍雨浩。


  唐三:我是海神,不吃鱼的。


  “海神,你听听我这首《凤求凰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吗?”叶音竹抱着他的枯木龙吟问道。


  唐三:你是琴帝,你弹的比我好,我只会竖琴。


  这样的场景还在继续……


  《关于海神阁阁主打麻将》


  《关于情绪神王当着大家的面烤鱼》


  《关于琴帝向海神“虚心”请教弹琴》


  《关于神王们集体抽风》


  唐三:都是林辞思害的!


  林辞思:不是我,是他们想咳咳,求成心切。


  由于唐三现在心情不怎么样,林辞思低眉顺眼地问道:“您们……需要现在进行下一次吗?”


  “不然呢?难道让他们继续抽风?一直到到回神界?”神王中除了唐三唯一清醒的融念冰抱着臂,没好气地反问。


  林辞思看着智障一般的神王们叹了一口气。


  “开始吧……”没想到啊,追求别人能被逼疯成这样。


  1.神王们的灵异抽风事件。


  2.关于麻将。


  3.千古家族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活了万年的人。


  4.魂兽为何不能成神?


  请李解冻选择。


  林辞思这次特意把屏幕上的选项给念了出来,读到“李解冻”这个名字时还特意加重了语气,嘴角露出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。


  这个名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?不就是难听了一点吗?除了姬动脸色大变和林辞思幸灾乐祸,其他人脸上都是一脸问号。


  足足过了一分钟,姬动才重新露出笑容,掉马就掉马吧,反应后面肯定还有别人陪我。比如说万一烈焰那个陈思璇的马甲也掉了,就有趣了。


  姬动丝毫不顾其他人脸上惊异的表情,自顾自地道:“二吧,自从重生后,就没怎么见过麻将了。”


  什么玩意儿?这位也是重生的?唐三感觉一时间信息量有点大。


  【打麻将就是形成自己的擅长技术和预判能力,比如根据起牌,预判胡牌的牌型根据其余三家的出牌情况,算计出他手上的牌型等参加比赛,和不同打法的选手过招,提高自己的水平。


  这是穆恩对麻将的理解。


  这位可是高手,别人手上的老茧都是经历了风吹雨打、生活的折磨、修炼的疲惫和邪魂师的种种因素练出来的,而他——是搓麻将搓出来的。


  为什么你的画风如此清奇?!


  在搓麻将这种事情上,南夕水、龙逍遥还有玄子都服他。


  遥想当年,史莱克学院因为某些原因,经历了一场经济危机,最后你猜怎么着?


  最后是穆恩靠着搓麻将赢回来的!!!


  穆恩还是学员时,当时的阁主感叹过:“只要有他在,史莱克学院,不管经济问题有多么严重,也不会没钱花。”


  呵。


  自从某次一位龙老前辈在半个时辰内输给穆恩一袋金魂币后,就再也没有和穆恩打过麻将。


  “这是开了挂吧?!!!


  爽文里的男主角也就这样吧?!!


  您充了多少钱买了个外挂?我出双倍价钱,买给我!”


  对此穆恩总是拿上他递过来的钱,笑而不答。


  过分了哈!


  除了戴雨浩,他的弟子,没一个不会搓麻将的。


  穆恩:不会打麻将的封号斗罗不是好斗罗!!!


  除去穆恩的弟子外的封号斗罗:你礼貌吗?


  村口老大妈大爷:呦呵,不错哦,来来来,和叔叔阿姨们来一局吧!


  话说神界的火神也会打麻将,自从听戴雨浩说过他在斗罗大陆有一个老师,打麻将特别的厉害后,做梦也想去挑战一下穆恩。


  不过看到戴雨浩的思维具象化后,火神:拜拜了您嘞,我甘拜下风。


  尤其是赢了龙逍遥整整一袋金魂币后:


  笑死,这谁赢得了啊?反应我是不行。


  所以说,学麻将就找海神阁阁主穆恩。


  不管你信不信,就算你再是个麻将小白,我穆恩也能把你教导成麻将圈的大佬!


  麻将学的好,不愁没钱花!


  说出去都给我老人家长脸了,多好,看看,我们史莱克学院的学员,不吃软饭,赚钱靠自己,自己赚自己花,岂不美哉?】


  空间内再次是死一般静寂。


  唐舞麟和蓝轩宇那一代史莱克七怪目瞪口呆地道:“原来……那次经济危机是这样度过的……”


  穆恩:低调低调。


  唐三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被弄碎了,我转过头,问霍雨浩:“你老师当年……真的是这样吗?”


  霍雨浩嘴角抽搐了一下,无奈地回答了他:“对,比上面描写的还要夸张。”


  姬动笑着搂住唐三的肩膀:“没想到你们斗罗大陆的人挺好啊!这思维方式……真让人一言难尽。”


  所以您能先把手放下不?


  斗五众人:“麻将是啥?”


  “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麻将就是一种玩具啦,一种消磨时间的方式。”


  武冰纪听了林辞思的回答皱眉道:“消磨时间?他们不需要修炼吗?”


  “如果人类都像这样的话,人类之后还怎么崛起?怕不是很快就被妖怪和精怪杀完了吧?”


  某个不良“青年”周维清听到他们的吐槽,悄咪咪翻了个白眼,“拜托,那大多数都不能修炼的普通人,再加上世界不同的。”


  斗五众人听到这句话明显情绪有些低落。


  “你们也不需要伤心,在之后,法蓝星上,七海六域,单是人类就占据三域呢!”林辞思安慰道。


  “都说神秘莫测六大域,波澜壮阔七色海。六个域,单单是人类就站一半呢,分别是:蓝域、法域和圣域,那里的人类都生活地很好。都是因为你们的努力。”


  说着,林辞思瞪了一眼周维清,安慰完这个,又开始说那个了。


  “你说说你,不会说话能不能闭嘴不要说?成天说的都是什么话啊?”


  周维清知道自己在这件事上没理,便拉下神王的面子,郑重地向斗五众人道了个歉,成功得到了原谅。


  “这不好了?快开始下一次吧,等到你们读完了,你们了解了未来,我拿到了工资,不都挺好吗?”
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  没了,拿写作业时间写的,今天晚上又要熬夜了……

@NINEPERCENT是传奇3399 @总受三哥 @使我徒有身后名 @慕楠楠 @晔祈✨ @小岳龙 @春潮海平Ꮤ @荼 @唐少寒 @蕴 @月末的铃音(暂时淡圈~.jpg)  @燃晚证婚人-离厌 @桃子🍑味的初末 

刚换头像,有点不适应

刚才打开首页,看到我自己的作品后

我:我什么时候关注了一个头像是鸡爪子的人?

第一章

        纯属写着玩的,不喜勿喷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
  人物严重ooc。


  发现自己不适合写前缀……


  沈垣——沈清秋


  冰妹——洛冰河


  冰哥——冰哥


  沈九——沈九(真不知道名字名字本来就一样的还写他干嘛)


  其他不重要人物——狂傲加“”,渣反不加。

 

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今天的系统格外反常。


  对沈清秋简直是百依百顺。


  “系统,最近有没有什么任务啊?整天呆竹舍里都快长毛了!”沈清秋实在忍不住了,敲了敲系统。


  以前不都是隔三差五地就来一个新任务吗?现在怎么了?虽说剧情结束了,但突然闲下来还是很不习惯的!


  【最近确实有一个任务,不过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完成。】


  沈清秋大喜,终于有一些事情可以做了,他可不是安定峰的人。


  不对,安定峰里的人好像整天都在忙。


  最近洛冰河在魔界处理一些事情,还没有回来。


  果然自己现在离了洛冰河就没办法好好过日子了。沈清秋一边想着,一边在心里给系统回话。


  “不就一点时间嘛,要开始任务就赶快的。其实有任务了话最好来个让我去找洛冰河的。”


  系统:计划达成。


  自从他接受了这个任务后,右眼皮就不停地在那里“蹦迪”。


  为什么我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?我是不是不该接这个任务?


  “我现在反悔还来的急吗?”


  然而系统并没有理他,【阅读空间准备完毕,正在邀请阅读参与者。】


  【渣反世界:沈清秋、洛冰河、苍穹山派弟子、十二峰峰主以及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人。


  狂傲世界:沈九、洛冰河,以及一些不怎么重要的人。】


  什么玩意儿阅读空间?原装货和冰哥也来?还有柳巨巨、掌门师兄他们?


  【等下将会阅读宿主穿越后的详细经历,请宿主做好准备。】


  沈清秋瞪大了双眼,本来在轻轻摇动折扇的手一顿,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:


  系统!你   妈  了!!!有你这么坑宿主的系统吗?!!准备  你  妹*啊!!!


  满肚子的脏话还没骂出声,脚下就出现了一个黑洞,沈清秋两眼一黑,掉了下去。


  再次醒来时,他感觉自己躺在一个人的怀里,一睁眼便看到了洛冰河的帅脸。


  当然,如果忽略他脸上的泪痕就更好了。


  不是冰河,你是魔尊啊,这样在这么多人面前掉眼泪有失颜面吧?


  这孩子,只要一遇到关于自己的事就乱了分寸。


  “冰河?”沈清秋抬起头,揉了揉洛冰河的脑袋。


  洛冰河搂住沈清秋的腰,有些哽咽地道:“师尊,弟子……弟子以为你又不要弟子了……”


  ”好了,不会不要你的。”


  还不是系统搞的鬼!马上就要掉马了怎么办?


  “小……清秋师弟,你可知道这里是哪里?”岳清源脸上依旧挂着他的招牌微笑。


  哇哇哇!!!……掌门师兄们也来了,那边的是冰哥和九哥吗?……!!


  吾命休矣!


       诶诶诶!他们去哪了?


  洛冰河看着沈清秋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急忙问道:“师尊?你没事吧?”


  沈清秋听后,左手悄悄抓住自己胸前的衣服,右手向洛冰河摆了摆,示意自己并无大碍。


  【欢迎各位进入阅读空间,读完《人渣反派自救系统》就可以回去了。】


  听到突如其来的声音,一直站在一旁抱臂对洛冰河翻白眼的柳清歌皱了皱眉,道:“阁下何必要藏着掖着?如果是你把我们弄来的,我劝你把我们送回去。”说着,右手手掌已经搭在了乘鸾上面了。


  【本空间禁止使用灵力和魔力斗殴,请尊重系统。】


  一旁的尚清华不顾洛冰河冰冷的眼神,凑过去,向沈清秋传音道:瓜兄,系统也通知你了?


  什么叫也?菊苣你也被系统坑了?


  虽然这么想着,但沈清秋依旧回答道:‘对,如果不是系统,我现在本来应该在竹舍里和冰河吃饭呢。’


  因为是传音,洛冰河并没有听到沈清秋和尚清华的对话,在他们眼里极其正经的话题,一到洛冰河眼里就成了小情侣之间的含情脉脉相视无言。


  洛冰河发现这一切后,立刻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,不着痕迹地站到沈清秋和尚清华中间,挡住他们的看向对方的视线。


  “师尊,你为什么总是看着尚……师叔,都不看弟子?”


  这孩子……


  远处,手里拿着乘鸾的柳清歌冷哼一声,将乘鸾从剑鞘中抽出,在一块石头上缓缓磨着。


  不能使用灵力,那我拿着剑和洛冰河那厮肉搏总行吧?


  杨一玄:师尊冷静!


  岳•神级召唤兽•清•大好人•源:师弟冷静!


  系统:不能恶意伤害总能源!


  柳清歌:啧,麻烦。


  “等等!那里怎么还有一个沈师伯!”


  “还有小畜生!”


  “在哪里?”卧槽!原装货和冰哥来了!!


  沈清秋顺着那名弟子手指的方向看去,果真看到同样拿着折扇的沈九和一脸冰冷的冰哥。


  冰哥:“又见面了呢,另一个师尊。”说完,他露出了一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

  要死啊!我养大的那只冰河露出笑容是真的开心,你是要吃人啊!!!


  冰哥看着沈清秋,“几年不见,过的还好吗?师尊~”还顺带瞥了一眼洛冰河,“哦?这个哭包也在?”


  你骂冰河是哭包不就等于骂你吗?沈清秋一边在心里翻着白眼无力地吐槽,一边安抚着拿着正阳,想把冰哥大卸八块的洛冰河。


  “冰河啊,听话,这个空间里不能使用灵力和魔力。”


  “嗯,听师尊的。”洛冰河面对沈清秋和面对其他人的态度完全不同,面对沈清秋,洛冰河就是一个听话、恋爱脑、玻璃心的小徒弟;面对其他人就是王八王霸之气拉满的魔尊。“弟子只是听到这个小畜生称弟子为‘哭包’有些气不过罢了。”


  啊?你问沈九在哪?


  沈九早就到岳清源那边了。


  “七哥……我原谅你了……”


  “小九……”


  “七哥……”


  “小九……”


  “小九,”岳清源看着眼前的沈九,向他问道:“真的是你吗?”


  “不是我还是谁?!岳七你脑子里一天天都在想什么?!”沈九的暴脾气又来了。


  “可……”可那边不是还有一个小九吗?


  难道他(指沈清秋)不是小九?

第六章

        “诶呀不好意思,昨天制作PPT的时候忘记打让谁选择了。”林辞思笑呵呵地道。


  “请光明神王长弓•威选择。”


  自从唐三回来后,长弓•威的心情好了不少,他看到第三个选项后,本来就很亮的金色眼眸顿时更加亮了,像黑夜中的星星,他一直对唐三重生后的生活很好奇。


  现在听到让他选后,他毫不犹豫地道:“选三。”


  “呵。”唐三现在只想对他优雅地翻个白眼。


  一定要先按好长弓•威平时拿光明圣剑的习惯手,不然整个空间估计就都毁了。


  【 “呜哇、呜哇、呜哇!”有气无力的哭声在四面透风窄小的房间中回荡。


  ……


   “呜哇、呜哇、呜哇!”唐三再次试图发出声音,但发出的也只能是这最基础的哭声。


  ……


  虽然他从未想过自己会重生到一个含着金汤匙的家庭,却也没想到会这么惨。神王重生,随时要死,那岂不是一切就结束了?写小说都用不了一章就全剧终了?


  ……


  自己这不会是凉了吧?唐三嘴角抽搐了一下,忍不住又“呜哇、呜哇”的哭了两声。


  ……


  这狼人要的显然是自己,把自己要过去干嘛?吃么?


  ……


  一个月了,他也没见过自己的父亲,想来不会有太好的情况。


  惨啊!太惨了!就算是从零开始,也给我一个从零开始的时间吧。唐三在内心中暗暗的哀叹着。】


  看着一脸微笑,但额头上的青筋都起来了的长弓•威,唐三按住他的手又加大了几分力度。


  擦擦擦擦擦擦擦!快按不住了!!!


  “无缘无故毁灭掉一个种族有伤天合。”唐三脸上带着他的招牌微笑,认真地道。


  长弓•威道:“无缘无故伤害神王违反神界的规定。


  可是长弓,它们是神界的人,哦不,妖怪吗?


  后方传来一声巨响,唐三心里再次“咯噔”一声。


  完了,把海龙和雷翔这两个不让人省心的家伙给忘记了……!!


  远处,救赎学院的其他人类看了,心里有些不平衡。


  重生自带外挂?!凭什么我们没有?!!我们也要前世记忆!!!


  林辞思笑了笑,问道:“你们也要?”


  “那好吧。”


  话音刚落,救赎学院众人眼前立马浮现出一个……呃……猪头?


  他们自己则身处在猪圈里。


  凭什么小唐前世是神王!我们前世就是一头猪?!!!


  等他们黑着脸看完自己前世一生的画面,在他们看到自己被拖到宰猪场后,终于忍不住了。


  “林辞思!!!”


  “哈哈哈哈,不逗你们了,这就是个幻境,虽说我可以看到过去,现在,未来,但我也看不到已经被遗忘的前世啊,哈哈哈哈哈哈,咳咳咳咳咳。”直到林辞思笑到被自己的口水呛住才才笑容收了起来。


  一旁的神王们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地笑了起来。


  ……


  然后是专门写出来的选项一


  ……


  “请光明神王长弓•威选择。”


  长弓•威看着屏幕上的几个选项,又看了看周围人的表情和眼神,想了想,道:“一。”


  “您……确定吗?”林辞思问道。


  “有什么问题吗?不确定我还会选这个吗?”长弓•威反问道。


  “好吧,”林辞思叹了一口气,朗声道:“既然如此,牧野,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,这个选择和你有关系,我建议你跑远一点,离多情斗罗和无情斗罗越远越好,能跑便跑,这是为你好。”


  牧野:我已经猜到要放什么了,你如果真的是为了我好的话,请取消这个选项,谢谢。


  远处,正偷偷向长弓•威使眼色的影后许小言的嘴角勾了勾。


  不愧是长弓叔叔!我早就发现他们俩不对劲了!


  两个唐舞麟:谢谢,这是我叔叔。


  【牧野一边处理着食材,一边继续道:“那位多情斗罗你以前没见过?”


  唐舞麟摇摇头。


  ……


  牧野的眼神有些古怪,身上散发出一层柔和的能量,把他和唐舞麟包覆在内,隔绝了外界的一切。


  “你知道唐门当代斗罗殿殿主的封号是什么吗?”牧野问道。


  唐舞麟摇了摇头。


  ……


  牧野道:“道是无情却有情,多情自古空余恨。传说中,多情斗罗和无情斗罗,咳咳。不用我再多说了吧。”


  唐舞麟瞬间瞪大了眼睛,“您是说?那他们两位都是男的?”


  “嗯啊!”牧野挑了挑眉毛,“除了这间屋可千万别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,这对唐门来说可是最大的秘辛之一。”


  唐舞麟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,斗罗殿殿主无情斗罗和副殿主多情斗罗是一对儿?这个……


  ……


  牧野嘿嘿一笑,“多情斗罗四处留情,无情斗罗却从无绯闻。传说多情斗罗游戏人间,就是为了掩盖他和无情斗罗之间的关系。具体如何我就不清楚了,反正他们不正常。”】


  臧鑫嘴角抽了抽,一脸“核善”地向空间内问道:“牧野,那句‘反正他们不正常’是什么意思?”


  扫视一圈,并没有看到牧野的身影,臧鑫只好先把多情剑收了回去,开始安抚不远处已经炸毛,拿着无情剑想要揍人的曹德智。


  出去后再跟你算账!现在还是先过去“问候‘亿’下”小舞麟再说吧。


  未成神的唐舞麟:你不要过来啊!!!


  唐三从众神王身体之间的缝隙看到这一幕,突然感觉心里平衡了不少。


  至少是TXL的不止他一……他和一群神王一堆人。


  

  这篇短了点,不过是在上学期间码的,感觉已经够了,还差两百字就两千了。

@NINEPERCENT是传奇3399 @总受三哥 @使我徒有身后名 @晔祈✨ @慕楠楠 @小岳龙 @荼 @春潮海平Ꮤ @桃子🍑味的初末 @燃晚大婚司仪-离厌 @蕴 @唐少寒 @月末的铃音(暂时淡圈~.jpg) 


手机屏幕摔碎了π_π

先抱住漠北君的大腿,然后喊:

大王!我要追随您一生一世!

图片是百度上的,侵权删

最近迷上了渣反

故里x程子橙

       她好美……


  这是故里第一次见到程子橙的反应。


  头上梳着高马尾,白皙的肌肤粉粉嫩嫩的,一双蓝色的大眼睛看上去非常的漂亮。笑起来的时候,脸蛋上还带着两个小巧的梨涡。


  我一定要追求她!年仅十二岁的故里下定了这个“小”目标。


  后来知道了程子橙喜欢的是他们的大师兄武冰纪,故里很失望,我明明对她那么好?大师兄也没有做什么啊?为什么就不喜欢我呢?


  那时,故里三阶,程子橙也是三阶,而武冰纪已经四阶了。


  心灰意冷的故里选择了闭关,潜心修炼,突破四阶。


  这一闭关,就是一星期。出关时,故里已经四阶。


  本以为自己已经赶上了武冰纪,程子橙可能就会多看自己一眼,可惜武冰纪已经五阶了。


  不知道为什么,他对武冰纪没有嫉妒,只有羡慕。


  可能是因为他的我们的大师兄吧。


  只是自己遇见橙子的时候晚了,所以橙子才不喜欢自己吧?


  算了,归根到底也是自己来晚了,不能怨别人!


  故里也尝试过去喜欢别人,比如:读白。


  和他在一起我也会很开心吧?


  但是都不行,故里和读白的关系就像是关系较好的死对头。


  看来自己已经彻底爱上她了。


  故里自嘲地笑笑,还是好好修炼吧!


  后来听说武冰纪定下了不成神就不成家的目标,故里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。


  只要自己足够优秀,程子橙一定会对我有点感觉。哪怕一点也好。


  在救赎学院,大多数男生都是喜欢程子橙的,大概几个月吧,学院又来了一个小孩子,他叫唐三。


  故里一直害怕一件事,怕唐三也会像学院其他男生一样喜欢程子橙,这样他的情敌就又多一个了。


  不过心中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自豪感。


  可能是因为自己爱的人的优秀。


  毕竟是二级血脉呢……


  故里自然而然地忽略了自己也是二级血脉的事情。


  后来唐三突然找到他,问他:“故里师兄,你是不是喜欢橙子师姐啊?”


  故里瞪大了眼睛,连忙道:“没有,怎么可能的事!”


  唐三笑了笑,道:“师兄,你的眼神可骗不了人哦。”


  接着,他顿了顿“喜欢就去追啊,至少努力过,就算没有追上的话,心里也不后悔,不会留下遗憾。”


  故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
  自此,每次程子橙出去,不管是购物,去玩耍,身后总是跟着一个人影。


  ……


  程子橙看着故里手中的奶茶,问道:“你买这个干什么?”


  故里腼腆一笑,道:“今天我和小唐出去,他说女孩子都喜欢这种东西,我就顺带给你带了一杯。”


  “谢谢!”程子橙高兴地接过奶茶,向故里挥了挥手,道:“明天见!”


  “明天见!”


  ……


  眼看武冰纪距离神级越来越近,故里的危机感也越来越强了,在过去几年的相处下,他已经完全确定,不光是程子橙喜欢武冰纪,武冰纪对程子橙也是有感觉的。


  算了,自己也为了程子橙努力过,奋斗过,至少向小唐说得那样,没有留下遗憾。


  我就在他们身后默默祝福他们好了。


  ……


  武冰纪终究和程子橙在一起了……


  说到底,自己还是个局外人。


  故里自嘲地笑笑,看着那对恋人,脸上没有一丝嫉妒。


  幸好只有小唐知道自己喜欢橙子。


  “祝你们幸福。”丢下一句话,故里走会了自己的座位。


  当天晚上,故里浑浑噩噩地躺在床上,直到半夜才睡着。


  醒来时,枕巾上面全是泪痕。